从去年开始,红牛商标授权到期的传闻不绝于耳,但华彬集团对外界的各种声音也保持沉默,但是最近泰国红牛的起诉,奥地利红牛的长期“潜伏”,内忧外患之下中国红牛的命运前途未卜!


争议的四大方


1966红牛年诞生于泰国;

1984年奥地利人马特希茨和许书标各投50万美元共同创建了奥地利红牛公司;

1995年12月,华彬集团拿到泰国天丝医药集团授权后,开始生产中国红牛,授权合约据称已于2016年到期

1997年奥瑞金自成立以来就给中国红牛做空罐。


因此,争议的四大方包括:红牛功能饮料的创始公司、全球“红牛”商标权的拥有者泰国天丝医药集团,分管东南亚地区的销售;中国红牛的经营商华彬集团;中国红牛饮料罐生产商奥瑞金;而奥地利红牛目前分管除东南亚和中国大陆之外地区的销售。


中国红牛有了大麻烦


泰国红牛将其供应商奥瑞金诉上法院。


中国红牛的包装供应商奥瑞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连日来发布多份公告,称其收到来自泰国红牛的民事诉讼材料,被要求停止生产或销售带有“红牛”、"REDBULL"及图形的产品,并支付3050万元的侵权补偿。目前奥瑞金已停牌。奥瑞金公告还表示,在纠纷得到最终解决、诉讼取得最终判决结果前,公司将正常履行协议,继续为中国红牛供罐。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申请的“红牛”商标146件


再添诉讼


一纸诉讼书更像是泰国天丝全面与中国红牛背后运营方的全面“宣战”。该起诉讼是继泰国天丝起诉红牛供罐商奥瑞金后,又一浮出水面的诉讼,也是泰国天丝首次起诉红牛销售方。截至目前,泰国天丝已经将中国红牛供罐、生产、销售方起诉。


此前,泰国天丝因侵害商标权起诉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红牛”)、广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红牛”)、珠海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红牛”)以及广东永旺天河城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旺超市”)。一审判决后,三家红牛公司不服民事裁定,遂提起上诉。


上述三家公司认为,泰国天丝的起诉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符合立案条件。根据级别管辖及方便诉讼原则,此次案件应当由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天河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知识产权法院案件管辖等有关问题的通知》理解错误,其并不对标的额2亿元以上的涉外第一审知识产权案件享有管辖权;此次案件所涉及的商标侵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不应合并审理。针对商标侵权的案由,泰国天丝故意制造管辖连接点,天河法院对本案应无管辖权,其管辖权裁定错误。综上所述,三家红牛公司请求撤销一审裁定,驳回原告泰国天丝的起诉,或者将本案移送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不过,根据裁定书显示,泰国天丝委托我国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代为诉讼,授权权限包括代为书写起诉状及代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授权委托经其所在国公证机关证明,并经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该国大使馆认证,具备法律效力。因此,上述三家公司的诉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以支持。三家红牛公司上诉被驳回,法院维持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北京商报记者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了解到,广东红牛、广州红牛、珠海红牛均直接或间接由中国红牛运营方华彬集团持有。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广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


“军心”不稳


从去年开始,红牛商标授权到期的传闻不绝于耳,但华彬集团对外界的各种声音也保持沉默。多年来,华彬集团在饮料业务上一直坚持只做红牛一个品牌,在精耕细作下,红牛已成为同类饮品的翘楚。去年,泰国红牛对华彬集团的品牌授权到期,能否续约的传闻一直困扰着华彬集团。此前华彬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涉及红牛媒体沟通标准答案不予回应。在这个不可避免的大议题下,华彬集团只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其他只能等时间解释”。


有分析人士认为,安抚经销商是目前华彬集团需要进行的工作。“此前红牛供罐商奥瑞金被起诉后表示仍将继续生产,表明奥瑞金愿意与华彬集团站在一起迎接困难。但经销商并不能够确定,除一些较大经销商外,其他经销商稳定性不强,现在阶段需要做的也是将这些经销商稳定下来。”


中国红牛,奥地利红牛


在“红牛”商标授权到期,中国红牛陷入被动的情况下,奥地利红牛则在国际市场上开疆拓土。可以说,奥地利红牛在国际市场上真正打响了红牛品牌,其足迹遍布全球168个国家,是名副其实的“饮料大王”。从商标授权的角度来看,中国红牛和奥地利红牛,都是泰国红牛商标的被授权方。它们本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在各自的战场,各自安好。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中国红牛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奥地利红牛


但现实情况则不会如此!


一方面,中国红牛“利用”了奥地利红牛在国际上树立起的品牌影响力,一定程度上让消费者误解“两个红牛”是“一个红牛”,尤其是中国红牛也推出与奥地利红牛相似的装潢包装饮料,并采用与奥地利红牛相似的营销策略(主要指赞助体育赛事和运动队)时,作为消费者,难免会将其误以为是奥地利红牛的国产版。


另一方面,奥地利红牛于2014年3月进入中国,“潜伏”下来,“在下一个很大的棋”。


奥地利红牛进入中国,成立了瑞步饮料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可以说,奥地利红牛在中国市场称得上是“无声无息”,没有进行太多的市场推广、品牌推广以及渠道拓展和团队扩张,销量也一直不温不火。随着中国红牛商标授权到期。当泰国红牛、奥地利红牛、中国红牛这几头“牛”都坐在谈判桌前,“真相”似乎才浮出水面!


红牛值多少钱?


“红牛事件”之所以惹人关注,是因为其在饮料业有着不可撼动的江湖地位。


如今,红牛饮料在全球超过79个国家和地区销售,也正是因为红牛的风靡让三个大卖家都稳坐富豪的宝座:2009年,许书标凭借红牛被《福布斯》杂志认定为泰国首富;奥地利红牛的老板迪特里希·马特希茨如今也已成为奥地利第一富翁(2015年1月,他的资产估值达到了107亿美元);2016年胡润百富榜发布,严彬以780亿元财富,位列第十名。


中国红牛对严彬和华彬集团来说,更是重中之重。华彬集团在这二十多年来,已在全国建设了30多家分公司,300多万个销售网点。如此密集的市场网络令红牛一度占据国内能量饮料八成份额,在传统渠道的渗透率首屈一指。多年来,华彬集团在饮料业务上一直坚持只做红牛一个品牌。随着商标租期的临近,依靠红牛的成功运营经验,华彬集团从红牛单一品牌拓展至多品牌发展。截至目前,华彬已经拥有含气功能饮料战马、高端瓶装水VOSS、椰子水唯他可可、果汁饮料果倍爽等产品。


2016年红牛的销售额为221.8亿元,该数值在2015年是230.7亿元,2014年约200亿元。同时,2015年当年的业绩显示,果倍爽为2.31亿元,维他可可为1亿元。依照此前业内的数据,2015年华彬集团在中国快消领域的销售额达到234.01亿元。其中,红牛的销售额为230.7亿元,占比重高达98%。中国红牛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实力最强的功能性饮料的第一品牌,囊括了中国功能性饮料80%的市场份额。以年销售200亿元以上的畅销单品画线,仅有昔日王老吉(2015年后该产品更名为加多宝)、娃哈哈营养快线等饮料,凤毛麟角,可与其相提并论。


但近几年,饮料行业整体增速下滑,只有功能饮料等少数几个品类保持正增长。一方面,红牛的强盛给华彬集团带来了充裕的现金流,但同时华彬也不得不面临一个巨大的隐忧,那就是品牌归属。中国红牛品牌商标的纷争,也再一次警示企业,商标的设计和商标的申请应该是高优先级的事情。


另一方面,国内市场红牛身后的第二集团品牌众多,东鹏特饮、乐虎、黑卡、魔爪等品牌势头凶猛,对红牛的市场地位提出挑战。


东鹏特饮近期高调宣布,获得加华伟业3.5亿元投资。而早在今年3月,其还推出了新品金罐特饮。东鹏特饮副总裁林木港曾透露,新品上市以来表现超出预期,现部分渠道已经铺货。


此外,达能旗下脉动也在试图从运动饮料向能量补充饮料市场扩充产品线。达能中国饮料已在今年推出脉动“炽能量”,其中一个系列含有牛磺酸配方。


内忧外患之下中国红牛的命运前途未卜。


来源:北京商报、一财网


2017年08月09日

中国红牛「商标权」的生死劫

首页 > 文章详情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